飞砂

        一个自诩从不改变观点的人,是一个走直线的人,是一个只相信万物永世不变的傻瓜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一 巴尔扎克


        这个丑恶的社会是以金子和宝石作为外衣的,世上真正能够描给它的人根本不存在……高尚的人不能长久与这个世道共处。这个社会卑劣、渺小、虚伪,感情真挚的人又如何能与它沆瀣一气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一 《高老头》


        艺术是创造,音乐创造美的声音,绘画创造美的视觉形象,小说是想创造人物。假使只求如实反映外在世界,那么有了录音机、照相机,何必再要音乐、绘画?有了报纸、历史书、记录电视片、社会调查统计、医生的病历纪录、党部与警察局的人事档案,何必再要小说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一 金庸


罚款2000,也好意思上新闻?这种挠痒式的处罚,能制止酒店的卫生乱象?